鼻炎患者

【CM】game

  每次一次和你见面都是在比赛场上,似乎所有人的认为我们天生就是对手,感叹着既生Ronaldo何生Messi,或者是既生Messi何生Ronaldo。但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们真正的关系,从陌生人到敌人,到朋友,再到如今的一生挚爱。他们在赛场上是对手,一次又一次的攻破对方的球门,在场外他们是爱人,一次又一次的携手闯过重重关卡。
  但最初的他们最初爱上的都是那个在赛场上光芒万丈的那个他。
  听到阿根廷落败的消息后,Ronaldo第一反应是他又该伤心了,心疼的小针扎的他浑身不舒服,他也很想飞到那个人的身边去把他拥入怀中,陪他一起分担失落与不甘,但他不能。正在他犹豫要不要给自己的爱人打个电话时,短信到了,他的爱人告诉他我还好,你好好比赛。Ronaldo了然的笑了笑,把手机放在柜子里,做回了那个赛场上光芒万丈的7号。
  裁判的哨声吹响了,2:1这场比赛结束了,葡萄牙败给了乌拉圭,人们看着场上的那个少年,哦!不,应该称为那个男人,以为他又会泪撒赛场,但谁知他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那片绿茵场就转身离去。Messi看完了那场比赛,看着那个他深爱的人令人心碎的眼神,一阵心酸又漫上了心头。所有人都感叹着绝代双骄的的时代已经过去,却忘记了他们曾经的辉煌。
他们携手走在爱琴海的岸边,没有比赛,没有荣耀,没有旁人的品头论足,有的只是心心相惜。
多年之后,Ronaldo在他的回忆录中写到:我们在赛场相遇,相知,在一次次的对抗中相爱,最终我们成为了彼此的一生挚爱。我爱他,无关荣誉,无关性别,仅仅只是因为我爱的那人是他而已。
  他们躺在壁炉边的躺椅上仍然紧紧牵着对方长着老人斑的手,相约下辈子的相遇,无论什么时候遇见你,只要你来就好。
他们是绿茵场上的王者,携手共创了足坛的十年辉煌。他们在赛场上是对手,却也成全了彼此的光芒。
他们就像是无脚鸟,它只能一直飞呀飞,飞累了就在风中睡觉。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,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。没有人在乎他们飞的累不累,却只关心他们飞的高不高,他们只能在黑暗和疾风中相互依存着前进,但还好他们在世间还有彼此,他们会一直携手前进,直至时光不再,容颜已老。

喝奶茶,喝到万事胜意,简直不要更开心!

瓶邪-狂犬疫苗(上)

脑洞源于被自家主子咬了一口
雨村向,OOC预警

    昨天晚上给那只小西藏獚剪指甲的时候咬了一口,胖子便大惊小怪的要拉着我去打狂犬疫苗,我被来想着那酒精或碘伏消毒一下就好了,但胖子又拿出手机给我看狂犬病死亡病例,于是乎我便被闷油瓶拖出了家门,去镇上打疫苗。一路上我一直在腹诽:尸毒,蛇毒,瘴气,我都过来了,还怕一条狗吗?但有武力压制在,所以抗议无效。到了镇医院,发现狂犬疫苗专用门诊门前坐了一排排人,我才开始正视这件事情。闷油瓶去挂号了,胖子陪我在护士站清理伤口。这时,进来了一个小年轻穿着白大褂,问谁要打狂犬疫苗,胖子灵活的挤到了他面前,抢占了第一名打针的位置,那个小伙子看了看我的伤口,问被什么咬的呀?胖子忙回答说“狗,家里养的宠物狗”,那个小伙子说出血了吧!破伤风和免疫球蛋白一起打吧!去称称体重。我还没来得及站上体重秤,一个声音便说“70公斤”,医生愣了两秒,然后说那就打9针免疫蛋白,家属去交下费,你去用肥皂水冲洗伤口十五分钟。闷油瓶拿了交费单便走了,胖子在一旁笑得猥琐,说“小哥牌体重秤,天真专属。”我装作没听见大跨步进了卫生间。过了一会儿,闷油瓶回来了,把缴费单给了护士,让护士先去配药。我慢悠悠的从卫生间出来,站在了护士面前,
护士说“先打免疫球蛋白,打在伤口处,可能会有点疼,忍着点,”然后就动作麻利的开始给我消毒,这时闷油瓶轻轻的走到我旁边,握住了我完好无损的那只手,我顿时有了一种底气十足的感觉,大义凛然的让护士在手上戳洞洞。打完疫苗之后,医生说:三天后来打第二针,28天内禁止剧烈运动。我默默的为我的老腰舒了口气,听见闷油瓶的应好声后,觉得这是被狗咬了之后最舒心的一件事。接下来该打破伤风了,然而破伤风是要打在屁股上的,没打之前我就闻见了一股浓浓的醋味,当我打完僵硬的走出护士站的时候,醋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眼中一抹心疼,我在胖子看不见的地方,搂着闷油瓶的脖子亲了一大口,看见他眼里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笑意,我才顾得上还在疼的屁股。回雨村的路上,我趴在闷油瓶的大腿上,胖子在驾驶位上带上了一副墨镜。

喜欢什么是自己的事与旁人无关,你这样做给你的偶像丢人吗?他知道喜欢自己的人是这么没素质,出口成脏的人吗?
我就是喜欢张若昀,你有本事骂人,你有本事封住我们的嘴吗!